马德里理工工作坊日志DAY2丨“滚蛋吧,游客”

这是今天老师带着“拉练”时候在墙上找到的涂鸦。很显然,我们不是游客。

我们是“建筑行者”——一群带着自己梦想,企图改变的孩子。

我们不会去“旅游景点”,因为任何一场旅行你都能轻而易举的感受与体味他,当然也就更加谈不上老师说的“过多的游客占据了本地市民的生存空间。”

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於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这里的远,则是我们所要追求的地方。


一大早,我们就被拉到了山上,为的是看一处历史并不悠久的军事要塞的遗址改造方案。

当然,巴塞罗那的城市全景以及方案本身并没有让我们失望,然而更多的,是有关城市记忆的东西,这是留给未来的。

做多做少,不如恰如其份。

接下来,好戏登场,一个至今还在影响现代建筑的建筑出现了。

“You can get more lessons than which from La Sagrada Familia” 他所能给你带来的东西要比圣家族教堂带给你的多的多。

也许很多知识还很晦涩难懂,但是对优秀建筑的研习是不会停止的。

放弃那些表面的装饰,因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谁也不愿意总是跟化了浓妆的人去约会,它(建筑)不会是人妖。

很遗憾,有些建筑因为施工,时间的原因关闭,但是能捕捉到要点,这趟就没白来。

一座再常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住宅,却凝聚了建筑师对于城市,街道,邻里的精心构思。

在一栋混凝土的建筑前,老师给我们讲起了,路易斯康跟砖的对话,方案的概念决定这材料,同时材料也限定着方案。我们有时常常会忽视落选的方案,重视建成的,然而有谁知道库哈斯的拉维莱特公园的构思比伯纳德屈米要有意思多少倍。我们需要知道在一个方案中,强有力的概念会起到多大作用。

小酒馆里,我们讨论中西方建筑学习的差异,对于建筑,及城市历史的不同看法,这何尝不是煮酒论英雄,杯酒释设计。

席地而坐,是最有效的讲学方式。

直到街灯亮起,我们也没有停止对城市,对公共空间的探讨,精力并不随时间而耗散,这也是我们最大的特点之一吧。

城市给了建筑师生长的空间,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回馈我们的城市。


附合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LABIRD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和电话与LABIRD取得联系

版权所有©南京往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苏ICP备16053494号-1